爷爷走了。
最后一次去看他的时候,我隔着大门口方块玻璃踮起脚往里面望,看到了他努力大口喘气的样子,他的三个儿女都坐在他的枕边。路过水池的时候遇见了接热水的奶奶,消瘦了。我接过热水盆,她对我说:你要没爷爷了。听父亲说爷爷从生日那天开始进了医院,直到死去,一直没有让奶奶离开半步。
我推门走进了病房,爷爷本身瘦弱的身子更是缩成一团灰色,我见到他的样子,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,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了。于是我马上背过身出去洗个脸,他好像还没有注意到我。我整理好表情,再次推门,大伯正要给爷爷擦身子,我接过一块毛巾靠近爷爷,他神智似乎有些不清醒了,我接近他,轻轻地喊了一声,旁边的亲戚们叫我帮爷爷摸摸背让他舒服一点,然后接下来的事情我一辈子也没法忘记。
他睁开眼看了看我,本就呼哧呼哧地大口地吸着空气,艰难地看着我,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出去”。
一阵猛咳,我可以看出来,肺癌已经到了没法救治地程度了。
“出去”他又说,喘得更急促了。
我的脑袋突然就放空了。一周前我陪姑妈来给他送饭的时候,看起来似乎比以前更好了,和右边床位的老头滔滔不绝地说着话。他和我说,回去学习吧,别耽误了考试。我笑着和他挥手告别,他还吃着姑妈给他炖的鸡汤。
我那时决定遵循他的意见,转头就走出了病房。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,我就站在阳台里肆意地让眼泪弄糟我的脸颊。母亲过来看望我,然后默默地走开了。
我留着眼泪走出了医院,默默地走回了家,第三天早上,爷爷走了,他是最爱我的长辈,也是最希望我出人头地的人,我在那之后就没有为他哭过,让他看看我坚强的样子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8th, 2020 at 02:43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