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,想起了高中的一件事。
不知道是哪个年级,哪一个季节了,但是正是吃完晚饭天已经黑了的程度,姑且算作深秋入冬的时候吧。学的什么,同桌是谁,也完全不记得了。住在楼顶靠西边的教室。吃完晚饭,回到教室大概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。不知道是谁先发起的,我们在教室呆着的人合伙,一起玩起了类似空城计的恶作剧。坐北朝南的教室四扇窗子有着厚密的窗帘,我们把它紧紧地合拢,关紧前后门,最后把灯关上。天已经完全黑了,教室的几个人躲在各自的桌子附近,有人躲在门附近,我们大气也不敢出,静待着回来的同学的反应。这样的恶作剧持续了两三天,被吓到的人都有了警戒,大家后来也提不起兴趣,况且还被班主任抓到骂了一回,于是再也没玩过。
这个游戏的反应我是一点也没印象了。甚至有些疑惑,那几个爱学习的同学是怎么容忍这个游戏进行,甚至加入我们的,因为它常常直到上课前几分钟才结束。但是贴在门旁等待“猎物”时的场景,我到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。因为参加某次游戏的其中有我爱的女孩。她也贴在门口,和我正对面。教室里很暗,刹那仿佛只有死寂,附近的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见,我看到了她充满笑意的面颊,然后和她对上了眼神。
我对普通女生也是极其害羞的类型,就算是到现在为止,不是关系特别好的女生,我甚至不敢看他们的脸。但是那天,我借着黯淡到氤氲着灰带的楼道灯光和月光,大胆地抬起了头,和她对视了一会。因为我确实被吸引住了,五年或六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记得这双充满戏谑,玩笑,和灵动的眼睛,同时还有那对酒窝,随着时间推移,背景在消失,记忆在淡化,但是我却逐渐地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绪————感受到了无比的青春洋溢和温暖。
对我来说,曾经青涩的青春就是那段无疾而终的单相思。爱得不彻底,痛得不彻底,选择不彻底,表达不彻底,结局倒是彻底地过分,自然是各奔东西,从此不再联系。把握在手里的,只有这些零散的记忆。不如说,随着年龄地增长,我反而觉得初恋就该是单相思一样,独自浇灌着畸形的花朵,等待着苦涩的果实落地,留给未来的自己品尝。
感谢的是十一到十七岁的你,也是以前的自己。
这样就好,我对自己说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8th, 2020 at 02:31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