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季的春节格外的冷淡,看着窗外蒙蒙的细雨,思绪不由得又飞回了儿时的情形。放春雷,摔炮,花炮,冲天鼠,买一盒小海盗,红蜘蛛,黑蜘蛛,找父亲要一根香烟作点引线的火星,就能和表哥开心的玩一个寒假。似乎感今怀古然后自我感动从来是回忆的经典步骤。我在街上看见卖炮的摊子不再会凑上去翻检,不会因为烟火爆炸而开心。时代在变,人也在变,几年前便再也凑不出一桌完整的团年饭,大家吃完后匆匆离去,街上十年前便看不见绚丽的烟火展了,可每到十五我总望向那里。父母渐渐老去,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健在,却加深了我对他们的愧疚,我不能多陪着他们,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精彩。理想和现实的碰撞,对未知的恐惧和期待交织成我这个阶段的主要矛盾,但不论如何希望亲人们被这世界爱着。见到了发小,前几天。他已踏入社会,成为了社会人,我这一艘破船却仍未知该驶向何方。当然,也见到了很多其他同学。大家都有了不同的生活,踏上了不同的道路,有了截然不同的人生。曾经喜欢的人,如今已不敢相见,还是尴尬的说不出话来。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可我无法同时去驻足,春节,应当是对过去的一次告别,大家收拾收拾行李,然后扭头继续向前走。
半夜十一点半,路灯依然整齐地亮着,家对面的房子灯已经灭了,几个喝醉的路人在街上大喊,声音空不见底,去年有人给门口地车棚涂上了花白的染料,一如记忆中的雪。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10th, 2020 at 02:33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