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二

2.27已经过了三个月,我也几乎从考研失败的阴影里走了出来。

在家里呆了一年有余,越尼特,越觉得自己与社会脱轨。不同的同学有的升学,有些打上领带成为社会人,而我还在家里,每天去爷爷奶奶一辈的家里蹭饭吃。即使是努力备考,我依然感觉到了一部分属于这个年纪的压力。Blog一眨眼又一个月未打理,都快忘记当初搭的时候有多感兴趣了。

海淘的WiiU到了,研究了一晚上破解完成之后反而对这个游戏机失去了兴趣。花了一年时间求到的u2召唤仪式,看着下好的原盘资源又觉得不太想看了。

现实接触的人少了,逐渐觉得自己变得内在的颓废,精神上的荒芜,日复一日的内卷,最后还不一定考得上,我在追求什么呢?当初的武大梦,到了现在,我可能想也不敢想了。

书也不想读,文章也不想写,渐渐地观点至上化。不管有多无知,给自己套上个左左/深深的皮,就可以安心的大放厥词,似乎万物就有了答案。与人争论也不阐述道理,只消说“我早已拜读其文,甚有感悟,但是他说的有他自己的局限性,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形”这类套词,便似乎变得客观公正了起来,你的所有支持者也不会在乎你是否读过了,而是摆出来的观点是否顺应大众的眼色,那便是正确的。至于稍微不符普鲁士主旋律的言论,那必然会被赛里斯收网,既然如此,何必把曹县内网当真的辩论场呢?找点乐子算了。

作为一生中最壮年的时刻,性欲和责任感也同时从两方面袭来,家里虽然没有陷入危机,但是看着四五十岁的父母还在工作,感觉比高考还有压迫感。有时候躺在床上,我会后悔去年参加又拒掉的offer,就这样参加工作,赚钱,找一个女人组建家庭,性交,养子,然后死去,也没有什么不好。感性上来讲,我也想踏入社会,认识更多的女人,这正是我人生中精力最好的几年。

回外公家吃饭,那规整的一排平房中,只有几户活着的居民了。外公和外婆熬死了他们大部分的邻居、好友,和周围的一代又一代看门狗,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想法,不过至少是幸运的。我只能偶尔给他们拍拍照片,等他们死去后,我就能更长远地记住他们。能从老人们口中问出的极少,可能忘干净了吧,我跨入平房,也只能咧开嘴笑笑,如果这也能延续更长的生命。外公连花也种不动了,每天念佛,想想也已经十年多了,家边只剩下政府种下的常青树。

我想我还是热爱生活的,只是现实给我按下了暂停键。

 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