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winkz

19 篇文章

无题三
武汉的夏天比以往好像凉快了一些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。 动笔之时,我摸了一整天鱼,也浑然没有罪恶之感,备考的状态好像又没前几个月那么亢奋了,于是下决心想要把这个暑假打包起来,扔在脑后。 没想到组成原理这门课,越看越有意思,虽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翻开这本紫书,但是最近的一遍竟然让我有一种醍醐灌顶之感,从门电路到时序逻辑最后上升到整个计算机的指令周期,…
无题二
2.27已经过了三个月,我也几乎从考研失败的阴影里走了出来。 在家里呆了一年有余,越尼特,越觉得自己与社会脱轨。不同的同学有的升学,有些打上领带成为社会人,而我还在家里,每天去爷爷奶奶一辈的家里蹭饭吃。即使是努力备考,我依然感觉到了一部分属于这个年纪的压力。Blog一眨眼又一个月未打理,都快忘记当初搭的时候有多感兴趣了。 海淘的WiiU到了,研究了…
我的第一台真正的NAS——暴风播酷云
垂涎Nas早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了,这也是个正常的过程吧!自从拥有的第一台arm之后,就一直想一台X86的小主机,因为arm平台的软件生态不够丰富,唯一的好处的功耗够低,24小时挂着也不心疼电费。过年期间在海鲜市场上看到了暴风一期矿渣,权衡了一下就买入了。J3160+万由机箱电源,300元还是很超值的。捡了一张4G的低压内存,就看网上的教程刷入了黑裙…
失败
今年的考研又失败了。 没有什么好说的,其实在备考中间就隐隐有预感,倒在了408这条拦路虎上。但其实我对自己专业课的复习不算特别失望,反而是数学,花了大量时间,碰到了最简单的一年题目,没想到考砸了。 回顾是痛苦的,尤其是这种惨痛的失败,更不愿意再提起,但是我还是要记录下来。 平淡的痛苦和长久的自责,会一辈子刻在经验里,这就是失败。  
迁移惨剧
其实我早有预谋从typecho转回wp了,handsome虽然完美,偶尔打开,却发现写一篇文章真的很费劲,码字的欲望也会慢慢降下来,果然还是有移动端的wp比较适合安静写东西,而不是折腾各种特效和插件。然而在数据导出过程中不小心毁掉了typecho的数据库,只能从头再来了。两年的数据很让我痛心,但也最好还是往前看吧。
介绍树莓派搭建的一些服务
前言一直想要一个全能的NAS,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要么就是错过了车,要么就是口袋里没钱。去年准备考试的那段时间,我在矿渣论坛看到了一个树莓派4B的开车帖,头脑发热就买了下来,顺便把服役两年的2B给甩咸鱼了。到了假期终于有时间折腾了,权当介绍一下树莓派上跑的一些东西。关于树莓派系统的选择这里是清华的镜像,我刷了几个64位的系统之后依然退回了ras…
深夜
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,想起了高中的一件事。 不知道是哪个年级,哪一个季节了,但是正是吃完晚饭天已经黑了的程度,姑且算作深秋入冬的时候吧。学的什么,同桌是谁,也完全不记得了。住在楼顶靠西边的教室。吃完晚饭,回到教室大概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。不知道是谁先发起的,我们在教室呆着的人合伙,一起玩起了类似空城计的恶作剧。坐北朝南的教室四扇窗子有着厚密的窗帘,我…
无题
爷爷走了。最后一次去看他的时候,我隔着大门口方块玻璃踮起脚往里面望,看到了他努力大口喘气的样子,他的三个儿女都坐在他的枕边。路过水池的时候遇见了接热水的奶奶,消瘦了。我接过热水盆,她对我说:你要没爷爷了。听父亲说爷爷从生日那天开始进了医院,直到死去,一直没有让奶奶离开半步。我推门走进了病房,爷爷本身瘦弱的身子更是缩成一团灰色,我见到他的样子,仿佛被…
智商税
没错,是真智商税 ::aru:crying:: 晚上上网冲浪的时候呢,鬼使神差地搜了一下所谓的智商测试。就让我回想起来了初中曾经在某不知名网站上测试过一次智商,我记得是126(当时还挺自豪的哈哈哈)像中了邪一样点进去了,就是这个网站:智商检测主界面是这样的:然后花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把题目做完了。没想到他居然要钱!!!!!要钱!!我的鼠标放在支付面…
讲话
以下是我的臆想。我爱和人说话,停下来一会就会觉得寂寞,这是我的天性使然,我热衷于通过交谈来凸显自我的存在感。但是就好像迎来一次中年危机一样,我最近偶尔会觉得和人说话无任何益处,嘴皮抹净,接下来面对墙壁发呆的时光显得更加空虚。和语言相处久了,也愈发地感受到它作为人和人之间通路的另一副光景。我生命中的九成语言用在了闲聊上,这个结论的得出并没有让我感到失…